思想行为复制科学问题

我有个问题,当我们成功把思想记忆从头脑保存进电脑磁盘后,然后再把这个思想注射到另外一个人的头脑。那么问题是,这个思想记忆是那个人控制拥有还是我拥有呢。那么到底”我”这个控制权是从哪里引发出来呢,是那堆思想吗?还是肉体。

如果是来自思想的话,那么当我们死后思想注射到另外一个人的肉体后,“我”又得以重新拥有自己的思想记忆,精神和知识。

如果是来自肉体的话,那么其实“我们”只是一个空空的硬盘等待记忆体的注入。

或来自思想的话,它会复制产生另外一个“我”来控制那个思想,而原本的那个陌生人的思想因为被覆盖掉了,它的“我”的控制权也不见了。

当我们解答这些问题后,我们就能解答我们最关心的议题了。

研究长生不老,生命得以永存,容颜也得以永恒。但在这里,我们能实现的不是肉体上的永恒保存,而是思想记忆上的保存。现在是21世纪,你想以现在这个年纪经历游览22世纪,你能暂时把你的思想保存在电脑。当你死后,别人帮你找到另外一个肉体,把思想注入,你的行为意识就会回来了。只是回到上面的三个问题,第一个论点说你的这个“我”得以重新引发出来,而且同样的和你现在的这个“我”是一样的,这个就是最理想的,这个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目的。可以理解为物件导向思想的Singleton模式,永远只会得到同样的Instance。第二个论点,当思想被注入后,只有新的肉体的主人得以拥有控制那个思想,但他原本就是22世纪的人,没什么特别,只是“代”你完成这个伟大的22世纪游览计划。第三个论点就更加有趣了,不是现在的你,也不是22世纪的肉体的主人,而是由被注入后的思想引发产生另外一个“我”来控制拥有那个思想。精神意义上就好像另外一个人去游览22世纪。对,如果你问那个人所有关于现在的你所有相关的问题,甚至是这个跨世纪游览计划,他都能对答如流,但是他却是第三者,你死了埋在土了,就是埋在土里了。第三个论点也是在说,每当思想和新的肉体接触后就会产生新的“我” new instance 。

第二,如果你读了相对论,但是看不懂,有些地方难以理解,并想亲自问问作者,怎么办呢?据说爱因斯坦的头脑已被博物馆保存了。那么我们只需使用思想记忆读取技术把爱因斯坦的思想保存进电脑。但是由电脑来解读,我们是难以还原思想记忆里的语言和图像的。这时我们就要找一名自愿者,把爱因斯坦的思想记忆注入到他的头脑里。在这里,我们不必关心是哪个“我”控制那个思想,反正不论哪个“我”现在都能用爱因斯坦的思想行为和你交流了。当思想保存在电脑的时候,我们难以解读,但现在由一个自愿者的肉体可以协助我们诠释爱因斯坦的思想行为。你现在可以问他任何他能“想”得到的知识及图像,或许能挖掘更多爱因斯坦生前来不及发表的科学研究想法等。

第三,人工智能研究者能够试着把爱因斯坦的思想记忆存取进电脑,然后想办法解读,并代入人工智能思想模型里,并由机器人这个肉体来行使爱因斯坦的思想行为意识。但为了验证所设计出来的人工智能思想模型是否是正确的,是否能完整诠释驾驭被注入的思想,这时科学家可以找自愿者人类来接受注入思想。由于人工智能思想模型,或者说人工脑,这个人类自己经过许多研究的科学理论如遗传算法等设计出来的“脑”结构还是有缺陷的,而自愿者人类真正的人脑的结构绝对是正确,绝对比人工脑能更好的诠释爱因斯坦的思想行为。人工智能研究者可以比较人脑和人工脑对思想的诠释来判断人工脑的设计好不好。

简单来说,我说的肉体,它只是一个容器,可以是生物,或电脑,或机器人。而思想记忆是一个记载各种信息,思想行为,记忆习惯,情绪知识的元素,它能够被其他设备读取并载入。肉体就是一个能读取载入思想的设备。

接下来,谈谈当思想注入到另外一个人的肉体后,原本的那个肉体的主人的思想就会被完全覆盖,还是新旧思想并存呢?理论上一个肉体只可以有一个host,就是一个“我”来控制那个思想。如果依据第二个论点,“我”这个host是来自肉体的话,那么不用担心,不管注入几个人的思想host永远只有一个,不会冲突。但如果是第一和第三论点,很有可能同一个肉体上面会有很多个host。呜,那么不是所谓的精神分裂症吗?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重要的科学论题,都是理论上提出来的。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如心理学,脑科神经,电脑科学,人工智能,遗传生物学等能共同探索的问题。

但是在伦理道德上,要找到自愿者可不是简单,而且牵涉到人权的问题。而且如果奥沙马的思想被复制一百个的话,的确会更加危险。

Author: fyhao

Jebsen & Jessen Comms Singapore INTI University College Bsc (Hon) of Computer Science, Coventry University

1 thought on “思想行为复制科学问题”

Leave a Reply